木芷樱

— 一棵蓝色咸鱼家的樱花树 —
— 孙翔我的爱 —
— 入坑飞速,爬墙蜗牛 —
— 一旦从坑里爬出来,就会吧所有的印记删除(慎fo) —

— 感谢你我在此相遇 —
—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—

【紫金铃】等你回来

*将军紫薇×军医金铃
*紫金铃是大家的,ooc是我的。
*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。私设如山……
*受不了刀子的别想那么多,当做傻甜白来看会舒服很多。(并不会x
*群里活动文,大声告诉我这个设定是谁出的!满足你要刀子的欲望!(吐血ing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1)

“滴滴滴滴——滴滴滴滴——”


阳光撒进屋内,床头柜上的闹钟准时准点的响起。紫薇唔了一声,不禁皱了皱眉,转身一把手打在闹钟上。早晨又恢复往日宁静。身为军人,时间概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他们以前从不懒床,因为两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军人。


但此时紫薇难得的想在床上多留一会,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,战争惹出来的一大堆麻烦的后续使得紫薇忙的不可开交。他把头蒙在枕头里,手从床头柜滑落到床边。早晨的空气还是有些冰凉,紫薇被冻的起了点鸡皮疙瘩。即使寒冷却也不愿好好盖被子,却也将头脑混乱的紫薇冻了个清醒。


“早上好……”紫薇模糊的声音从枕头里传来。灿烂的阳光从窗外撒进屋内,屋内的飞起的尘埃被阳光照的发亮。紫薇有些艰难的从床上爬起,习惯性的从床头柜上接过一杯水。玻璃杯冰凉的令人清醒,使得紫薇手微微一颤。水冰凉的可怕,紫薇愣了愣还是喝了下去。他已经很久没在早晨喝冷水了。


紫薇起床,去浴室洗掉自己一身酒气,换上军装,严阵以待的准备好一切。“好了!我去做早餐了!你在睡一会吧!”他走到床头温柔的看着床上,微微一笑说到“今天你休息,可别起床起太晚哦……”说着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,还顺手带上了房门。房间里静悄悄的,仿佛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气。乱七八糟的衣物到处都是,床头柜堆满了医学相关的资料和书。地上洒满了两人为数不多的相片,远处的书桌上放着一个镶着金边的黑色盒子……




(2)


鸡蛋打进锅里,伴着滋滋的声音渐渐变得金黄。面包机叮的一声弹出考好的面包。紫薇把早餐装进盘里,习惯性的从冰箱拿出牛奶,倒在两个干净的玻璃杯中,一杯放在桌子上,另一杯拿去加热。他不喜欢在早上和冰牛奶。


待早餐都准备好之后,紫薇走到卧室门前,举起手正打算叫醒里面的人儿,却在最后怔了怔。紫薇想了一会,放下手“给他好好休息吧,他昨天刚从战地回来。”说着紫薇走到餐桌前,独自一人吃着早餐。望着对面还在冒着白烟的早餐和空空的座位,紫薇不经回想起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。偌大的房子显得有些空旷。不过现在,他有一个“永远”陪伴着他的人。


出门前,紫薇回头忘了眼家里。桌上依旧摆放着没有动过的的早餐,只是牛奶已经变凉了。紫薇就这样站了一会儿,便转身离开去了军区。




(3)
紫薇开车来到了军区。表情不如家里那样柔情,反而震慑凌然。


走在走廊里,少将们在低声讨论着什么“……不愧是紫薇将军,如此成功的将领地夺回……” “……据说,这次伤亡惨重呢……” “……随队的医生们都死了好几个……” 紫薇余光撇过,那些人便端正站直,脸上有一丝尴尬。紫薇没说什么,只是和他们擦肩而过……“卧槽,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到紫薇将军压抑的气场……” “看来打击很大啊……”闲言闲语随着距离的远离渐渐变小,但还是难逃过紫薇的耳朵,他不经皱紧了眉头。


推开办公室的门,君子剑和淑女剑已经在里面等了一会。紫薇坐到座位上,君子剑递来一份报告书说到:“这是这次夺回领地的各项报告,其中死亡人员的名单我从新统计了一下。士兵加上军医护士总共210人。是几次战争一来人数最少的一次”君子剑顿了顿,神色有些顾虑说到“在昨天战术讨论时,我们和孤剑将军重新讨论了一下。我们一致认为讲军医布在山坡并不是错误的决定,只是被敌军误打误撞才伤及军医……”紫薇用力揉了揉太阳穴,从那到伤亡人员的报告单开始他就觉得太阳穴一直突突的刺痛,好像无时不刻提醒着他某个不可忽视的事实。


紫薇深深叹了口气,朝他们挥挥手说到“君子剑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了。你们先出去吧,我自己看会就好……”君子剑和淑女剑面面相觑,淑女剑有些担忧的看着紫薇“那我们先去忙了……这件事不是你的错……”还没等淑女说完,君子剑一把拉住淑女剑的手,朝她摇了摇头。


关上办公室的门,君子剑和淑女剑都叹了口气。“看样子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啊……”淑女剑喃喃自语到。君子剑点点头,往窗外望了望“姐姐你还记得吗,昨天我把东西交到他手上的时候。他差点疯了的样子……就连孤剑将军也被吓了一跳。最后连手把他灌醉送回家……”君子剑深深叹气说到:


“这的确是场最成功的战役,却也是他最后悔的决定……”


办公室内的紫薇随意反动了一下君子剑交来的报告扔进抽屉里。之后他一直盯着桌面上的照片发呆了许久,就连中午饭也没去吃。孤剑觉得事情不对,便打了一份饭到紫薇办公室。


饭都送到面前了紫薇已经没有想吃的欲望,他看了看饭盒里的饭。不经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去食堂吃饭了,以往都是带便当去。给部队里那群朋友秀的……


紫薇吧没动过的午饭就这样直接丢进了垃圾桶,喃喃自语到“铃儿不知道起床了没有……”




(4)


战争的结束意味着一方的胜利。部队领不知道闹什么事居然在食堂给士兵们送酒,要知道酒可是会降低反应力的,是将士们的大忌。但打都打完了,谁还在意这么多?


在这群人当中喝的最多的当属紫薇将军。一个人干掉几瓶啤酒,还拉着孤剑将军一起喝。要知道,平时军部里最抗拒和忌讳喝酒的,就是孤剑将军和紫薇将军。没想到这会喝多最多的是紫薇将军……


“喝!”紫薇抵过一杯酒到君子剑面前,君子剑连忙摇摇手说“别了别了,我还是算了……”一旁的淑女剑开心了,一把推开君子剑说“小君不能喝酒,来来来,我陪你喝!”明明是个女将士却开放的如同男人一样。喝起酒来一点也不在意。


最后,所有人都喝得烂嘴。君子剑无奈的抱起自己的姐姐回家。孤剑看着一身酒气的紫薇皱紧了眉头。


“你要是吐车上我第一个毙了你!”说着把紫薇丢进后座,自己做进驾驶室,开车送他回家。


路上蜜汁安静,车内紫薇没有了在军部劝酒时的活力,整个人像死了一样。突然,后座的人开口问到“你说他会不会怪我。”孤剑想了一会,认真的回答“不会。这是他自己的决定。”紫薇自嘲的笑了笑“可我答应过他要保护他一辈子……”孤剑看着他那颓废的样,忍不住大声吼“那又能怎样!死了就是死了,你又能逆天救他么!”他有些气愤的瞪着后视镜,“你要颓废到什么时候!”



车能有安静了下来,街上的灯打在紫薇脸上,显得人有些憔悴。


孤剑把人送到楼下。紫薇从车上下来,连句谢谢都没说。孤剑望着那人的背影,说到“若你不让他去,他才会恨你一辈子……”声音不大不小,却刚好能让紫薇听到。紫薇怔住,浅浅的笑了一下“谢了。”说着推开门进了屋。


孤剑没有马上离开,他抬头望了眼天空。天空昏暗没有星星也没有云。


军部失去了一位最重要的军医。


军医——金铃索。




(5)


夜晚,紫薇艰难的走进屋内。他想去餐厅要杯水和,却瞥见桌子上依旧一动不动的早餐。他自嘲的笑笑。从冰箱里拿出一杯水,猛的从头上淋下。被冰凉的水冲过使得紫薇清醒许多。


紫薇推开房门,走到书桌前,轻轻抚摸着书桌上那个黑色的盒子,眼里尽是无尽的温柔。“我回来了”紫薇轻轻的说着,“抱歉,喝了这么多酒……”


紫薇一头栽在床上。一身酒气还湿哒哒的躺在床上一定会被铃儿骂的吧……他想着。床头的灯依旧开着,打着微弱的光。窗外阵阵晚风吹过,白色的窗帘被吹起。紫薇靠在床头,手臂挡着眼睛。


一滴水从脸颊滑过,不知是泪还是水……


一会儿,安静夜晚传来紫薇喃喃自语……

“铃儿,你什么时候回来……”



我等你回来。











可你再也回不来了。

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文有些蜜汁混乱,我会解释的ヾ(--;)
(解释个鬼啊!这个人虐你cp抽出你的五十米大刀砍她!!!!x

没错那个黑色的盒子就是骨灰盒x


ps:群宣了啊!群宣!!
欢迎各位喜欢紫金铃的朋友们入群!!!
群号码:636755322 【怀柔天下】

“我们的口号是————” “和紫薇抢金铃儿!”
“我们的目标是————” “没有蛀牙!”



评论(14)
热度(45)

© 木芷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