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芷樱

— 一棵蓝色咸鱼家的樱花树 —
— 孙翔我的爱 —
— 入坑飞速,爬墙蜗牛 —
— 一旦从坑里爬出来,就会吧所有的印记删除(慎fo) —

— 感谢你我在此相遇 —
—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—

【紫金铃】日常6/100

*励志写够一百天(我好像有一天没写?!!我不听我不听!)
*每天坚持练笔x。可能是段子可能是短篇可能是……什么都有可能~
*我爱你们(*ฅ́˘ฅ̀*)♡
*依旧是接上一章的花吐paro

《我因该把花吐写完的!我都忙到忘记自己写什么了!》(下)

心系之人的吻?金铃索呆住了。

他该去哪找他的心系之人?他连自己的心意都不知道啊!

连着几日,金铃索都把自己锁在屋内,不吃不喝,也不接见任何人。就是坐在屋内,干望着墙壁,好似在思考什么。

得知金铃索生病。这几日也有不少人来古墓,其中也包括紫薇软剑。

紫薇是被淑女剑拉过去的。他知道自己对金铃索感情不想其他的兄弟姐妹,是别一种,令人冲动的情愫。他不敢去确认这是何种心情,只能默默选择不相见。直到从孤剑那听来金铃索换绝症之时,才动了心。

拂尘站在古墓前,刚送走合欢铃他们。自从大家知道金铃索患病后,有很多人都想来看看他,但是金铃索依旧是谁也不见。

“……”紫薇有些局促,他不知这趟来的是对是错。

拂尘看见绝情谷的人来,本以为只有淑女剑君子剑,没想到还有紫薇软剑。

拂尘邀请他们进古墓坐了一会,一直望向古墓深处的紫薇突然开口“你可知道他患什么病么。”拂尘轻洺一口茶,浅浅说到“你可否知道花吐症,铃儿换的就是此病。”

花吐症?!紫薇震惊住了,他没有想到金铃索会患此绝症。紫薇何尝不知此症的危害性。

“你知道他吐的是何种花么”拂尘又轻轻撇了眼紫薇,紫薇有些激动的说到:“可是何种?”

“紫薇花。”

紫薇在短时的震惊后,冲向了金铃索的房间。留下不明觉厉的君子剑和好像明白了什么的淑女剑。拂尘只是轻抿了一口茶。

紫薇站在金铃索房间的门前。他有些害怕,却也有些激动。他轻轻敲了敲金铃索的门,门能传来金铃索微弱的声音……“谁……咳咳!”

紫薇心骤然一紧,他尽可能放轻自己声音……“铃儿,是我。紫薇。”

在短暂的沉寂之后,金铃索虚弱的声音有传来“进,咳咳,进来吧……”

紫薇轻轻推开房门,看见一地的紫薇花瓣,心里异常绞痛。金铃索靠在床边,整个人相比较一前更加小了,好似下一秒就讲化作灰烬消失……

紫薇踏着花瓣走近金铃索,他牵起铃儿的手,金铃索的手相比较以前更加令人心疼,脸也瘦出骨头了……

“咳咳!”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,但这次咳出的花又多了血色……

紫薇一把把金铃索的脸抬起来,对着嘴就是一阵深吻,硬生生把咳嗽压了回去。

金铃索觉得原本喉咙的那种刺痛和干躁被安抚了许多,便搂着紫薇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一吻结束,两人松开对方。两人对视着,谁也没说话……最后是金铃索先开的口……

金铃索笑得很温柔,是一起从未见过的温柔,他说:“我这几天一直在想,谁是我的心系之人。不过现在我终于懂了……”说话间他顿了顿:

“我在这暗冷的古墓里孑然一身,愿梦里与你携手走过青石板路,然后在桃花岛终老仙逝。但苍天却将你从梦中带到现实,我很开心 ”

紫薇闭着眼,额头抵着金铃索额头,温柔的说到“我也是……”

我在这清冷的绝情谷孑然一身,愿梦里于你携手度过白石桥上,然后在天涯海角与你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。

end

(ps:你们可以去查查紫薇花花瓣……真的是巨丑无比啊!!!
pps:文中“我在这暗冷的古墓里孑然一身,愿梦里与你携手走过青石板路,然后在桃花岛终老仙逝”引用群里小伙伴的话,但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我找不到是谁说的了Orz有哪位小伙伴看见来认一下Orz

评论(2)
热度(29)

© 木芷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