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芷樱

— 一棵蓝色咸鱼家的樱花树 —
— 孙翔我的爱 —
— 入坑飞速,爬墙蜗牛 —
— 一旦从坑里爬出来,就会吧所有的印记删除(慎fo) —

— 感谢你我在此相遇 —
—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—

【紫金铃】怀柔一人(二)

*娱乐圈paro
*角色有些ooc
*自带私设
*能接受就走起ヾ(●´∇`●)ノ

ps:二(上)合在二里面了,看过的朋友跳到后面(*°ω°*)ノ"

金铃索是冲进宴会厅的。

宴会厅人不算多,都在个忙个的,几乎没人住遇到冲进来的金铃索。被围在人群中的旅竹看见金铃索回来,歉意的和周围的人说了声抱歉,走到金铃索旁边。

旅竹拍了拍金铃索的肩“金铃儿你刚刚去哪啦?我都没找到你……”他微微弯腰,只见金铃索捂着嘴,脸有点微红。旅竹没注意到金铃索脸上一抹微红,他稍微皱了皱眉头“你是不是不舒服啊?”金铃索抬起头,看见旅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,心想自己让好友担心了,摇了摇头说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晕。”说着自己走向角落的位置,坐了下来。

旅竹脸上的疑惑更深了,平时金铃索是很讨厌别人喊他金铃儿,刚刚自己喊的我时候金铃索一点反应都没有。这到底怎么了嘛……

金铃索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经历大起大落,自己和最佳新人演员擦肩而过,晚宴士又和影帝“共餐”,自己还莫名其妙被影帝摸脸……金铃索叹了口气,自己果然不适合这这种宴会。

过了一会,紫薇也回到了宴会。他随意的扫了一眼宴会厅,便看见那只躲在角落的“小猫”。他轻轻一笑,正准备朝那个角落走去,便有人赶到自己身边献酒祝贺。

啧,烦不烦啊。紫薇皱紧了眉头。

当红影帝就算皱眉也是那么帅呢。不少女明星也跟上前,希望自己能做那个委影帝解开心事的人。紫薇一边敷衍的回答身边的人,一边不时的朝角落望去。身边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,若说宴会刚开始这些小众演员没有勇气靠近影帝,那这会大家都喝了点酒,也顾不上什么小不小众。个个都借酒壮胆,死皮赖脸一般靠近紫薇,这在宴会上引起不小轰动。

金铃索听见了宴会上的轰动,稍稍偏了偏头。便看见紫薇被众人包围,他静静的看着,心里有一丝说不出的烦闷。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……果然我还是不适合这样的场合,金铃索心想。

不久,桐淑雨走了过来。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微微醉了,脸上一丝绯红。她坐在金铃索旁边,偏偏头问到:“小铃儿,不去恭喜一下我们家的新晋影帝么?”说罢一口气喝掉杯中红酒。淑雨和金铃索是相识很久的好友,两人是同一学校毕业,是学姐和学弟的关系。两人曾一同进入学生会,金铃索毕业时淑雨曾问过他要不要来珏清顾,但最后金铃索选择去孤沐,倒也有几分金铃索的感觉——孤身截然,沐水清然。

两人虽在不同公司,但私底下经常联系。淑雨虽长得大家闺秀,但是性子却开朗大方,从不拘泥于小事;而金铃索虽然长得不算成熟但却性子清冷,不爱与人有太多交集。但一旦和此人深交后却会与你真心相待,在更细微的细节上,金铃索比淑雨要更像一个“窈窕淑女”,这样正是两人即使交集甚好却不闹绯闻的原因。与其说他们做情侣,更感觉他们像一对姐妹。再加上淑雨有一个“姐控”弟弟,所以很多人喜欢子君x淑雨这样的cp。就连淑雨自己都把自己的同人文看得津津乐道。

“淑雨前辈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……”金铃索扶正了淑雨,接过她手中空了的酒杯,“还有别老喊我小铃儿,都多大了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以前在学校怎么喊就算了,现在还怎这么喊。

“呐,小铃儿……”淑雨从服务生手里又接过一杯香槟,“你说啥时候小君才能真正安全啊……”淑雨明显是喝醉了,说出来的话都开始模糊了。以前的淑雨是学生会的喝酒担当,自从当了演员,她就戒掉喝酒,为了梦想。在哪之后很难见淑雨着这么放开来喝酒,但爱喝酒的个性一直没变。

这会,金铃索没有说什么。向服务员要了杯红酒,独自闷声喝了下去。淑雨见此,手臂挂在金铃索肩上,喊着:“小铃儿,咱今日不醉不归!!”金铃索酒量实在不好,属于一杯就倒的人,这不一杯红酒就把人灌晕了,金铃索推了推挂在自己身上的淑雨“都说了!别喊我小铃儿!”两人一大一小,一人一杯的……灌红酒。

等到紫薇终于摆脱人群,在看向角落时。看见一大一小两人,靠在一起明显是睡着了。桐子君横抱起自己的姐姐,经过紫薇时,紫薇还听见子君的抱怨“……多大个人,还拉着别人喝酒……”子君路过紫薇时,还很有礼貌的说了声“前辈好”紫薇看了眼淑雨,朝他点了点头,便走向那个角落。

金铃索喝醉了酒,正躺在沙发上,手臂挡在眼睛上,看样子是为了挡住宴会厅耀眼的光。紫薇走的越来越近,脚步也越来越轻。他站在金铃索旁,慢慢的付下身子。紫薇银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,轻轻的碰到了金铃索的脸颊。金铃索用手拨开头发,有些不耐烦的说到:“前辈!你的头发!好痒啊……”说着睁开了迷糊的双眼。

金铃索没有想到是紫薇。他原以为是淑雨又回来拉他喝酒,不过他真的喝不下了。头涨涨的,他累的想睡觉,上一部剧刚刚杀青,下一部剧又要他两天后过去。睁眼便看到紫薇,金铃索明显吓了一下。他赶忙扶起身子,头轻靠沙发上。他尽可能让自己的视力对焦,但紫薇背对着灯光,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紫薇皱了皱眉,自己就怎么可怕吗,为什么每次他见着自己都像受了惊的猫一样?

最后还是金铃索先开了口“紫薇前辈,您找我什么事?”虽然喝了很多酒,但头脑在见到紫薇那一瞬间清醒了不少,虽然头还是很疼。

“……”紫薇没说话,因为他自己也没找到合适的理由。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,身后的灯光透过他打在金铃索微红的脸上。金铃索脸上有些劳累后的苍白,脸颊上晕着醉酒的淡红;眼微微睁开,眼角透过一丝不属于他妩媚,双唇微微颤动,这个人显得像刚刚开的莲花……很美。紫薇眯了眯眼。

见对面的人没有反应,金铃索不经皱了皱眉。他用手撑起自己,像是要站起来一样一般“前辈没什么事我就先……”金铃索还没说完,便向前倒去。坐了太久,再加上喝了酒,突然站起让金铃索眼前一黑,整个人摇摇欲坠的。脚下一软,便向前扑去。紫薇眼疾手快,一把捞住了金铃索。

宴会上的人们都在各做各的,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发生了什么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铃索:!????
紫薇:?!!!!
淑雨:都别挡着!我还能喝!!
子君:姐姐别闹,咱回家。

评论(5)
热度(42)

© 木芷樱 | Powered by LOFTER